TD丶正直博

过年回家很快又到了返程的初六,涞子奶奶担心路上堵车,一大早就催着我们早点走。每次回来她都这样。明明不愿意让我们走,该走的那天总是早早起来,把饭菜做好了,看着涞子香喷喷吃完,就该催着走了。

依依不舍

关上车门的一刹那,奶奶还是控制不住,在车外看着冒烟的车屁股,抹着眼泪儿站在风里抽泣。

大年三十晚上,奶奶拿着一个鼓鼓囊囊的红包,是给涞子的压岁钱。看着一摞除了几张红色的一百块钱外,其余的全是由花花绿绿的十块,二十块和五十块一层一层交叉叠好了装在红包里,我的眼前一片湿雾。这两千块钱应该就是奶奶年底时卖馓子得的钱。

压岁钱

过年回来也就在家住六七天,奶奶院子里挂了满院子的猪牛羊肉,一天三顿,顿顿都有肉,奶奶把她认为好吃的东西都给涞子留着。涞子姑父跟车从江苏带回来些海鲜,奶奶愣是留到过年这几天,等着涞子回来吃。

肉,肉,还是肉

吃饭时,看到涞子对那个芥菜疙瘩腌的小咸菜挺感兴趣,奶奶晚上赶紧张罗着又给做了一小桶,放在车上。

小咸菜

大年初一本来不应该再干活的,奶奶为了给涞子回去时带点新鲜的果子,大年初一也没歇着,又擀,又切的,装了满满的一箱子。

排叉

昨天晚上,奶奶边削着甘蔗皮,边给涞子在说着,明年能早点回来就早点回来,早点回来能赶得上吃到东边的河里的小龙虾。

甘蔗

平时奶奶觉得城里住着闷,不愿意来城里住,但是每年到六七月份时,奶奶总会冒着酷暑来看看涞子,因为这个季节,可以在树林子的地上挖出很多蝉蛹,奶奶知道蝉蛹高蛋白,挖出来就赶紧给涞子送到城里来。

蝉蛹

奶奶把她能想到的,她认为最宝贵的东西都给了涞子。我故意给她开玩笑,您三四个孙子呢,只惦记涞子,不怕别的几个吃醋吗?奶奶很不在乎的样子,说他们离我近,哪天都能顾探着,就涞子远,说完了,眼睛又笑眯眯地抬脸美滋滋地看看涞子。

笑眯眯

涞子平时上学时必须六点按点起床,一放假特别享受那种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时光。可是,在老家奶奶他们都是天刚亮就开始吃早餐了,以前回来,该吃饭时奶奶就在楼下扯着嗓子叫涞子下来吃饭。她老人家一天最享受的就是亲自做了各种饭菜,看着涞子吃饭。

睡到自然醒

这次回来,奶奶不再那么早就叫吃饭了,总是等着涞子醒了才吃早餐。我们在家,涞子睡到自然醒,一天就吃两餐了,在奶奶家可不行,一日三餐,餐餐不落。我说,这样一来,涞子彻底把奶奶的生物钟搞乱了。奶奶却高兴得哈哈大笑。

生物钟紊乱

这次快走时,奶奶出去半天才回来,原来她老人家到河边钓小龙虾去了,大冬天,河面结着薄薄的一层冰,哪来什么小龙虾还等着人来钓?

可是,奶奶回来时手上端的盒子里真有两只活着的小龙虾,小龙虾趴在菜叶子上瞪着两只充满敌意的棕褐色的眼睛扫视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奶奶抓回来准备让涞子带回城里来养着玩。临走前娘俩守着两只小龙虾,嘱咐涞子给它吃啥,喝啥……奶奶又瘦又小的身影,和跟前一米八二高的涞子一比,显得更瘦更小了。

小龙虾

掀开车盖的后背箱,眼泪顿时又来了,来时满满的一车箱,回去还是满满的一车箱,桩桩件件,不知道都是什么时候给塞进去的。尤其是那两只小龙虾,似乎承载了奶奶对涞子深沉的思念。

车上已经装得满满的了,最后奶奶还是硬把给涞子买的江米球塞在车门的边上。

雪米球

每次过年,总是回来高兴,离开就愁。大哥六岁的小闺女问涞子哥什么时候走,我说初六时,小丫头说,你们走之前能不能让我给你们拍张照片,奶奶想你们时,看看照片不就好了吗?在旁边抹眼泪的奶奶听了,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是啊,小闺女哪有经历过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的心境和场境呢?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