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丶正直博

BAI创始及管理合伙人龙宇。 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受访者供图

龙宇

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创始及管理合伙人

投资年限:13年

项目数量:100余个 代表项目:易车、凤凰网、乐信、易鑫、优信、蘑菇街、团车、BIGO、联易融、易久批、网易云音乐、探探、摩拜单车、UCloud、小猪短租、豆瓣、Keep、云歌智能等

退出案例:10家成功上市,另有20多家通过并购或者转股成功实现退出。

2008年,龙宇在中国开辟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BAI),这也是其母公司的中国业务由书友会走向风投主导的一个分水岭。

诞生于金融危机之年,没有筚路蓝缕的开头,BAI可谓含着金汤匙出生,无需为募资发愁,贝塔斯曼集团至今依然是其唯一的LP。

放弃了电视主持人、制片人的身份,2003年龙宇赴美留学,从斯坦福毕业后在纽约加入贝塔斯曼,任职于兰登书屋的并购与风投部。2007年11月,龙宇向母公司提出成立一只专门投资中国成长企业的基金,CFO仅用一小时就通过了龙宇的申请。2008年1月,BAI成立,龙宇由此开启在中国的十余年投资路。

十年来,BAI管理资金总规模达30亿美元,截至2018年12月,BAI累计投资133家公司,涉及消费、教育、社交、金融等领域,被投公司总估值超过1300亿美元,共有易车、乐信、优信、易鑫、团车、蘑菇街等10家被投企业上市。

龙宇是第一个给了程维A轮投资意向书的投资人,但却最终错过了滴滴。她坦承自己“保守,不够激进”,这意味着没有办法投出石破天惊的项目,她追求的是长期稳健的回报。

BAI在中国较早践行了基金中的基金(FoF)的投资路径,把钱投给晨兴资本、创新工场,后来还有联创策源、愉悦资本、启承资本等。

虽然BAI并未直接投资小米,但因为BAI很早就做了晨兴资本的LP,因此也有幸分得红利。

不够激进,但永远尝试突破边界

2008年,中国的投资行业方兴未艾,大家都感受到了全球范围内的金融恐慌。最近的资本寒冬让市场回到原形,但龙宇相信,那些感受过市场上下行的人,心态会更成熟,无论是看淡还是接着再干,都比以前更有章法。

此时,一只基金激流勇进还是稳健前行,取决于掌舵者。

龙宇对自我的剖析是:保守,不够激进,意味着没有办法投出石破天惊的项目,她追求的是长期稳健的回报。她更愿意在10年、20年之后,听到自己的LP说她是一个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有建树、有思考、有长期稳健回报的投资人。

她坚信巴菲特所说的,“复利成长的力量”,坚持做好每一天,日有所进。

“沿着中国人口红利转折、城市化进程的方向做宏观思考,围绕人群的分层、工业化的进展、大宗消费决策的变化、零售业格局的变化做有先觉的梳理;组织好现有团队的人脉、能力和效率,层层优化、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多轮加注,愿赌服输后再重来,最终一定能成功。”

龙宇希望在退休之前能投到单笔超过10亿美元以上现金回报的案子,给自己的投资生涯打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基金本身的基因让BAI的投资聚焦消费、教育和金融,投资阶段以早中期为主,而拓展更多投资边界,BAI通过做LP来实现。除了直投,几年来,BAI投资了如晨兴资本、创新工场、愉悦资本、启承资本等基金。

“做LP也是一件专业的事情,很多LP都是隔岸观望,我们则知道谁是更加值得尊重的同行,能跟我们互补,拓展不擅长的领域,同时带来回报。”

不刷存在感,只在创业者需要时出现

温和、洋气是外界对于这位东方女性投资人的印象,而在两小时的谈话中,龙宇一直在撕下这些标签。她觉得自己更像是斯坦福学长口中的“皮卡”,能运人又能拉货,居家旅行都不娇气,放在哪里都能发挥作用。

“别人评价我们有调性,应该投资消费升级、二手奢侈品电商,我们反而关注怎样先把中国糖酒烟这个2000亿的零售批发市场打穿,所以投了酒类休闲食品交易平台‘易久批’,我们在中国投的第一个企业‘正保远程教育’的CEO当时不会说一句英文”,龙宇说道。

“犀利但有建设性,有质量的犀利”,这是作业盒子创始人兼CEO刘夜对龙宇的评价。

龙宇坦言,自己在跟人聊天时,能够准确判断对方的诉求,但她更懂得审时度势,“不需要我的时候,绝对不多话”。

变成股东之后,龙宇就不再是坐在桌子对面的投资人了,她将自己定位成擅长做业务、管理融资的合伙人。她信奉“好的投资人必然是好的FA和好的投行”,在融资、管理估值方面给到创业者建议,也帮他们把故事梳理、包装好。

“我不会一天到晚去找创业者常刷存在感,我出现时,一定是这些价值只有我能贡献,我能提出跟其他投资人不一样的观点,不常说话而只说聪明的话,创业者会珍惜跟你的沟通。”

“龙宇是我接触过的少数感性和理性兼具,并且都高度发达的一位女性投资人。”Figure创始人兼CEO张悦告诉寻找中国创客。

第一次见面聊了快两小时后,张悦在当天晚上就收到了BAI的投资意向。“她有很强的商业逻辑、推演分析能力、表达能力,能够把理性方法与感性认知一同表达出来。”天使轮融资时,张悦在六七家机构的offer中选择了BAI,因为龙宇懂内容,懂他。

张悦与快播的王欣在一次交谈时达成了共识,选择拿谁的钱就代表愿意和谁做朋友,龙宇就是这个他们愿意做朋友的人。

刘夜和龙宇是混沌大学最新一期的同学,龙宇是班长,同学们眼中的她自带气场,内容输出有见地,有自然的吸引力。在刘夜眼里,“她很愿意倾听,也能有高质量、尺度适中的反馈。”

以下是寻找中国创客与BAI创始及管理合伙人龙宇的对谈:

要把BAT当成定量去解创业方程式

寻找中国创客:前段时间大火的文章《我如何成为腾讯架构调整下的炮灰》,背后的“她拍”是BAI的被投企业,创业公司在巨头生态下的生存挑战会非常大吗?

龙宇:这件事特别正常。王欣的马桶MT也是我们投的,他戴着光环归来,5亿人说欠他一个会员,有相当大的关注度。但马桶MT上线几个小时就被封,我劝他用不着悲情营销,不论是她拍还是马桶MT,要做社交和内容,就得把BAT当成是既定条件去解这个方程。

寻找中国创客:被巨头封杀的创业者如果来找你“喊冤”,你会如何回应?

龙宇:可以喊冤,但喊一两次就行了,喊多了自损志气。如果小孩被火烫了,妈妈会告诉他不要一直哭闹,有病看病,下次不要再碰火。世界很大,逢山开路,临水架桥,这是创业者应该承受的。

寻找中国创客:如果在创业之初就将模式定位成to BAT,是否会不利于整个生态的创新?

龙宇:任何人解一道方程的时候,都有变量和定量,BAT其实不一定是定量,明天也可能是TMD或别的系统性风险。出来创业,要有一些不可改变的定量因素,这才是给创业者的命题作文。

我不同意BAT会扼杀创新,过去没有BAT,企业也可以输给各种运营商、国企,不能说所有既得利益者都在创新的对立面。我最欣赏的话就是“限制是天才的磨刀石”,只有庸才才会一味哀叹认为既得利益者是他的牢笼和桎梏,这是创新的障碍,也是原动力。

寻找中国创客:BAI也投了摩拜,但后来各家巨头入场控制局面,你会有遗憾吗?

龙宇:没有遗憾。中国的市场在一步步成熟,前20名的互联网公司都成立了自己的投资部门。腾讯的布局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广度、深度和速度,600多家公司的投资体量,太惊人了。在海外,并购是最主流的退出渠道,占所有退出方式的75%。事实上,股票什么时候能够变现才是真正的问题。

寻找中国创客:所以你当时毫不犹豫对于美团收购摩拜的方案投了yes?

龙宇:当时华兴打电话给我,不到三分钟就结束了通话。我说你们一定还有很多家股东要沟通,不耽误你的时间,大概说一下框架就好。管理团队有很沉重的情感负担,还需要协调很多重要股东,后进来的投资人还没赚到钱,方方面面的利益交杂,这个时候不能添乱。对摩拜来讲,被收购是一个很理智的决定。

寻找中国创客:你觉得十年或者二十年后,商业史上摩拜被巨头收购会留下怎样的一笔?

龙宇:十年之后基本上没人会记得这件事了,五年之后,大家都会认为摩拜的事情只是一次正常的商业行为。2018年,资本市场在下行,未来合纵连横、抱团取暖,同类项合并、上下游合并,会非常常见。

看好“创业老司机”

寻找中国创客:通常来说,你出手的衡量标杆是什么?

龙宇:投资是一门小众群体专业的手艺活,我们坚持做大工业时代的手工艺人,踏踏实实地去筛选,做投后管理。BAI一以贯之的思路,就是实事求是、解决问题,我们认为解决痛点比提升体验的项目更好。

投资的策略有多种,看事、看人、看数据。早期项目一般看人,我们特别愿意去投“创业老司机”。这些人通常有经验,带过团队打过仗,一定程度上证明过自己,但野心远远没有被满足,王欣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当我投人的时候,就不考虑投事,不能同时用几把尺子乱量,即便他做的事我不同意也投。

寻找中国创客:结合具体的案例分析一下你投人的逻辑。

龙宇:易久批创始人兼CEO王朝成,在接受BAI投资之前在白酒行业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他能真正看到行业里的沉疴,掌握行业人脉,也知道如何四两拨千斤地破局,跨界学习能力、自我迭代能力很强,属于天生的聪明。他见我的时候,尽管对互联网圈子、融资圈子一无所知,但能精妙地描述自己用过的150多个APP,并且后来很快能跟大部分主流机构接触,引入了腾讯、美团的投资,并迅速建立了行业战略联盟。

还有一类我们会考虑的特定群体,如斯坦福系创业者。因为从基本素质、人际网络、人才吸引力等因素来看,如果没有硬伤,我们判断他们走到B轮C轮的机会更大。再如,王欣的马桶MT,有人问我你怎么看这个产品,我不是产品经理,甚至不是一个典型用户,我看的是王欣这个人。

寻找中国创客:你曾经敲定了滴滴的A轮融资被朱啸虎截和,之后有改变投资战略吗?

龙宇:我会告诫团队在什么样的阶段必须要稳、准、狠,要投到多少家公司,要更加坚决地执行,让每一次投资都变成全新的投资。比如,过去A轮没投B轮就不敢投的习惯要改变,既不要因为投了某项目就有很多情感连接,不停地加注沉没成本,也不要因为项目后面变贵了就不敢追加,只要一个公司还有更大的成长空间,即使是50亿美元估值,也要敢下注。

寒冬挤出融资水分,可投可不投的项目坚决不投

寻找中国创客:十余年来,你感受到的中国创投圈最明显的变化是什么?

龙宇:这十年中国VC有了自己的特色。我之前在纽约就接触了风险投资,但它并不是一个非常主流的、受到大众媒体关注的行业。只有在中国,大家把风险投资推到了全民关注的高度,许多投资人也是现象级的明星,他们的思考也变成了时代的“显学”。

寻找中国创客:你见过的创投圈最大的泡沫是什么?

龙宇:我觉得最大的泡沫是来自人民币基金,几年前有人叫嚣着人民币基金要代替美元基金,认为人民币基金能够在内地退出,给钱又快,很多公司狼奔豕突地拆VIE。而贸易战的冲击,资本寒冬的到来,使得现在市场仅剩的钱,在支撑着市场不要瞬间垮掉。我们能够在这样的环境里面,保持一年投2亿到3亿美元,就是我们对这个行业最大的坚持。

寻找中国创客:伴随着资本寒冬还有一股上市潮,有人认为这可能是新经济市场预期的最高点,未来会更艰难,所以要赶着上市,你怎么看?

龙宇:首先要了解市场的残酷性和多元性,上市不代表就是成功,可能退出、并购更好。以前大家认为上市了就万事大吉,现实告诉大家并不是这样。有的生意适合慢慢做,如一些线下教育机构、文娱创投等公司。

但上市也没有把情况变得更坏,只要公司不作假,在合法的情况下裸奔跟关起门来也没太大区别。牺牲部分短期套现退出办法,做长期的战略规划,努力把业务做扎实。先上市的公司,毕竟比没上市的对手多融到了钱,赢得了时间,品牌上也会有更多认同感。

寻找中国创客:这样的形势对整个创投行业有什么影响?

龙宇:这样也有好处,二级市场股价倒挂(即公司股价低于其定增底价),反推一级市场的估值体系调整,投资人有机会投到价格合理的公司。创业者可能觉得亏,但纸面富贵本来就是假象,只会让资金使用更没效率。如今的形势最残酷的后果是以前可投可不投的项目拿不到融资了,事实上,把水分挤出来,竞争也干净点。

同题问答

你做投资人的第一间办公室在哪,哪些布置和细节让你难忘?

龙宇:在SK大厦28层。有一幅年轻画家陈飞的作品叫《熊熊的野心》,画的是一只小狗面对着整扇落地窗,望着灯火阑珊的城市,涌动的暗流中透露着既温暖又坚定的野心,那个画面和我当时的办公室几乎一模一样。

最欣赏哪位投过的创始人?

龙宇:以我的原则看,是李斌,他有不断成长的能力,不停地在压力下push自己,能忘我地去追求。

如果不做投资人会做什么职业?

龙宇:我是个被动接受,拥抱变化,且能拥抱得很好的人。我觉得我身上最特别的潜能,是会负责地去做好所有交给我的事情。现在的我非常喜欢投资人这个职业。

B06-07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唐亚华 刘素宏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