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丶正直博

一直以为“湿人”是一种调戏,一种贬低,不调戏不贬低的才是诗人,诗人不加双引号。当然相声里的“湿人”不算,他与诗无关。

写两百首带“水”的诗,再写两百五十一首带“雨,露”的诗,然后把其中七十二首的标题加上“水”字,你就可以参加CCTV的诗词大赛。

就可以和杜甫齐名。杜甫的诗里没有那么多的水,杜甫的诗里尽是“愁”。后人才说“许浑千首湿,杜甫一生愁”。

现在知道“湿人”了不起,许浑了不起!

许浑说:我把我的《咸阳城西楼晚眺》念给你听,帮助大家认识一下我自己。

于是西楼有人吟唱:

一上高城万里愁,蒹葭杨柳似汀洲。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鸟下绿芜秦苑夕,蝉鸣黄叶汉宫秋。

行人莫问当年事,故国东来渭水流。

许浑满意地笑了,“怎么样,听到我的名句了吧!带“雨”的”!

苏轼在另一个时空,也说,“湿人”你的《怀江南同志》也不错啊:

南国别经年,云晴波接天。

蒲深鸂鶒戏,花暖鹧鸪眠。

竹暗湘妃庙,枫阴楚客船。

唯应洞庭月,万里共婵娟。

尤其喜欢你的最后一句“万里共婵娟”,拿来借用一下。

于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成了千古绝唱!

许浑只有在地下高呼“那是我的益达”!

苏轼偷笑,“一句诗而已嘛,看人家李贺的“天若有情天亦老”一句,不知道多少诗人都借用过呢,连欧阳修,毛......”

苏轼捂嘴。

许浑继续高呼,那我的《清明》呢?那可是我去蒲城途中所作的一首诗啊!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和我写的另外一首《下第归蒲城墅居》是姊妹篇啊,

失意归三径,伤春别九门。

薄烟杨柳路,微雨杏花村。

牧竖还呼犊,邻翁亦抱孙。

不知余正苦,迎马问寒温。

的确,杜牧的《樊川集》没有收录《清明》一诗,而且该文集的《外集》、《别集》中也没有收录此诗。

直到南宋,《樊川续别集》中才出现《清明》一诗。

南宋文学家洪迈在《万首唐人绝句》中说:“金华所刊杜牧之《续别集》,皆许浑诗也。”

南宋诗人刘克庄在《后村诗话》中也说:“樊川有《续别集》三卷,十之八九皆(许)浑诗”。

国学大师陈寅恪在《元白诗笺证稿》中指出《清明》一诗来历不明:“此诗收入明代《千家诗》节本,乃三家村课蒙之教科书,数百年来实唐诗最流行之一首文集。若就其出处,殊为可疑。”

所以,今天标题里的“湿人”没有双引号。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