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丶正直博

导语:竞争是自然界成员为了生存不得不采取的手段。人类为了获取食物,维持生存,必须与动物争斗。野兽虽有锐利的爪牙、强壮的身躯,但人类可以借助他物以防御自己、攻击野兽。在长久的斗争中,人类终于成为胜利者,使野兽完全失去反抗的能力。而且有些野生动物也被人类驯养成家畜,以备不时之需。但是、人类在征服他种品类后,也不能逃避自然的规律,为了获取有限的自然资源而与自己的同类争斗。

人兽因为智力悬殊,不必创造太精良的武器就可以制服它们。任何有足够重量、有棱角、足以造成杀伤力的工具,都可以因便取以为武器,不必为攻杀某种兽类而专门设计武器。但是到了人与人斗争的时代,日常工具就不再是理想的格斗武器,而要以最有效的材料,针对人体的弱点,专门设计杀人的武器,以达到预期的效果。

图示的几件名叫戈,基本器型一样,都是装在柄上使用的。商代装柄的武器约可分成为两类:一是源自远古传统的工具,主要取自不同的石斧形;一是专为杀人设计的新型戈。戈有细长的刃部,利用挥舞的力量,以刀尖砍劈颈部,或以锐利刃部拉割脆弱的颈部以达到杀敌的目的。甲骨文的“戈”字即作一把装在木柄上的细长刃武器形。

短柄的戈大约80厘米长,战车上使用的超过3米,秦俑坑中木柄最长的是382厘米。戈可以说是利用铜材的坚韧、锐利特性而发展出来的武器,是铜材被普遍使用前所未见的形式,不像斧钺的攻击依赖重量。虽然商代也出现有石制和玉制的戈,但都很薄,而制造的时代并不早于青铜戈,主要是用作象征权位的仪仗,不是实用的武器。我们可以肯定地说,铜戈是针对人类的新设计,是战争升级、国家兴起的一种象征。

为了获得更大的杀伤力,武器就要不断地加以改良。戈的形制可分三部分:刃部伤人的援,绑柄的内,以及中间凸出的格。图示的最上一件代表最早期的戈形,只有下边的刃锐利,可勾劈敌人。中间的代表改良的形式,把刃部加长而弯到柄的一边成胡,使刃部的长度、攻击的角度适当增加,以颈与肩部为攻击目标,对付保护头部的头盔穿戴。同时为了增加铜戈缠固于木柄的强度,就在戈胡上铸孔,以便绳索捆缚,并把木柄做成椭圆形以方便掌握。最下的代表最晚的形式,援窄细,增加穿透力,胡更加长,以扩大攻击范围,内铸成钩的形状,以备一击不中时再以锐利的内回勾。反观源自工具的钺、戚、斧等类,就没有相应的变化,这反映它们实用与非实用的不同性质。

在商代,由于戈是兵士作战的主要装备,故很多与作战有关的字就以“戈”为组成部分。如“伐”字作以戈砍击一人颈部之状,“戒”字则作双手紧握着戈备战之状。而取形自别种用途的“斧”“钺”“戚”“戊”“戌”“我”“义”(義)“咸”等字,就用以表达他种与战斗无关的意义。

该文章转载自:青娱乐在线品盛宴,青娱乐视频精分类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